刘璇,袁牧之:从袁家阿毛到舞台“千面人”,河南建业

在我国电影博物馆,有5尊“我国电影开拓者”的塑像,他们是拍照我国第一部影片《定军山》的任庆泰;拍照我国第一部故事片的郑正秋;拍照香港第一部故事片的百姓伟;我国共产党最早进入电影界展开左翼电影运动的领导人夏衍;别的一位便是本文的主人公:树立公民电影工作第一个组织——延安电影团、曾担任中华公民共和国第一任电影局局长的袁牧之。

修改:南瓜

▲ 袁牧之(1909-1978)

1909年5月30号这一天,一名男婴降生在浙江宁波的一户商贾之家。家人为他起名家莱,号牧之,乳名阿毛。花甲得子的袁父很是振奋,对阿毛保护至极。不料,在小阿毛六岁那年,父亲病逝,母亲改嫁别人。所幸,袁家还有一位明事理且热心肠的大房奶奶。大奶奶膝下无子,便将阿毛带在身边教养。

大奶奶也是“文艺”之人,平常喜爱看戏曲,有空便带着阿毛去看“新剧”。在长时间的潜移默化之下,小阿毛竟开端“自编自导”起来,与邻家孩子在宅院中扮演。大奶奶育儿有道,为了让阿毛更好的开释天分,不只鼓舞阿毛演戏,还会拉观众来助威。

▲ 《门生劫》海报 1934年

转眼间,小阿毛到了上学的年纪。大奶奶将他送到上海的姐姐家中,并在那接受教育。到上海后的阿毛努力学习,成果一向很好。那时,上海正大力提倡“爱美剧”,全市成立了不少戏曲研究组织和业余集体。热心扮演的袁牧之刚上中学就加入了戏曲协社,认识了洪深、应云卫、欧阳予倩这些我国话剧、电影界的前驱。

▲ 《门生劫》剧照

阿毛的演戏工作虽遭到姐姐的对立,但他没有容易抛弃,持续热爱着自己的演艺工作。进入大学的阿毛加入了“辛酉剧社”。入社后相继接演了《万尼亚舅舅》《狗的跳舞》《酒后》《五奎桥》得等剧目的扮演。他既扮演过尊贵的绅士,也扮演过困苦渔夫、花花公子、神经质的酒徒。在扮演这些人物时,他的体征、气质、腔调,都会随剧中人千变万化,所以每次扮演都很成功。

▲ 《风云儿女》宣传报

在舞台上的不断变幻与炉火纯青的扮演作用,让阿毛获得了舞台“千面人”的美誉。为查验自己是否真有“千面”,他来到一家照相馆,仅用一件西装、一条领带、两顶弁冕,在10个星期竟然拍出了10位西方电影扮演大师的面孔,其间包含卓别林和《巴黎圣母院》中扮演敲钟人加西莫多的麦特·罗伦,神态与造型都绘声绘色。

照相馆老板满意地将这些相片摆在橱窗里,引得许多路人驻足观看。后来,一位记者买走了这些相片,将其印在一起,一起写了一篇《千面人——袁牧之》的文章宣布在报上。从此,袁牧之“千面人”的称赞便得到了群众和业界必定。

参考资料:

《文存阅刊》2017年第1期。

引荐阅览

“宝哥哥”徐玉兰离世的第二年,思念!

04-19 王文婧

浪漫大雅宝 | 艺术家CP的甜美往事之三

04-19 王文婧